綜合收藏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正文
明代宣銅鎮紙賞析:案上萌寵
發布時間:2016年12月29日

  《長物志卷六·鎮紙》: 玉者有古玉兔、玉牛、玉馬、玉鹿、玉羊、玉蟾蜍、蹲虎、辟邪、子母螭諸式,最古雅。銅者有青綠蝦蟆、蹲虎、蹲螭、眠犬、鎏金辟邪、臥馬、龜龍、亦可用。其瑪瑙、水晶、官哥定窯,俱非雅器。宣銅馬、牛、貓、犬、狻猊之屬,亦有絕佳者。


  《長物志》是吳門文人文震亨撰著的一部關于生活和品鑒的著作,集中體現了作為文化高峰時代的晚明文人士大夫審美趣向。


  所謂“宣銅”,是指制作宣德爐所用之銅,即傳說中的“風磨銅”。宣德三年鑄制的香爐銅料,是選用了暹邏國朝貢的風磨銅,結合明朝皇宮冶煉工藝精煉而成的。傳宣德銅料經6煉后,會出現珠光寶氣,12煉后質地更加緊密,手感更沉。“宣銅”不僅限于制作香爐,也有其他工藝品。宣銅鎮紙可以說是繼宣德爐之外代表明代治銅工藝的最高水準、傾注了文人意趣的銘心之作。


  銅鎏金瑞獸紙鎮


1.jpg

銅鎏金瑞獸紙鎮(拙隱齋舊藏)


  鎮紙長9厘米。雅昌論壇拙隱齋(網名)先生舊藏。據其自敘,此鎮為其家傳舊物,傳為出自宮掖。此鎮制作精絕,似龍似獸,四臂火焰紋,圓渾可愛,明味十足。鎏金完好,可能為清宮后鎏金。從北京故宮收藏明永宣剔紅器看,內壁多被重新上漆翻新處理過,甚至被寫上“大清乾隆年制”款。筆者認為清乾隆時宮內翻新其他前朝物品的可能性應該是存在的。難得的是此鎮獸足上刻有“宣德五年周芳監制”紀年銘文,筆劃細如針刻,與永樂漆器上的針劃款頗為相類。一定程度上為此類宣銅文鎮的斷代提供了參照依據,應是一件十分珍貴的明初重要器物。


  銅鎏金狻猊鎮紙 


2.jpg

銅鎏金狻猊鎮紙


  見于匡時2012年春季藝術品拍賣會《瓷玉工藝品專場(一)》。明早期,長8.2cm。“精銅雕造,通體鎏金,品相佳美,金色燦爛。麒麟伏身昂首,狀貌溫馴,鱗甲分明,嶙峋有致。該鎮紙立體圓雕,大小適中,入手盈握,而敦厚貴重,具有極高的賞玩收藏價值。日本藏家舊藏”。


  筆者認為,此物拍賣公司定名為麒麟鎮紙并不準確,應屬《長物志卷六·鎮紙》記述的狻猊鎮紙。狻猊,傳說是龍生九子之一,排行老五,是一種猛獸,形如獅。唐代高僧慧琳說:“狻猊,即獅子也,出西域。”此鎮似獅似龍,大為吻合。


  銅瑞獸鎮紙 


3.jpg

銅瑞獸鎮紙(作者自藏)


  筆者收藏,宣銅質,原包漿。長7.5cm、高約2.5cm,應是銅鎮較常見的尺寸。牛首、羊角、獅項、麟身、虎爪、鱷尾,作匍匐狀。寫實中略帶些許裝飾味,橫生古趣。細鱗如松江之鱸,柔嫩可掐。肌骨關節隱隱可摸,脊尾如勁鞭一氣相貫,飽含氣勢。腹下之毛亦細細鏤出,為明代工藝之特征。四臂火焰紋,合于大明之尚火德。溫婉可親,明風盎然。2011年購于徽商故里的屯溪(黃山市),為徽商遺珍。


  銅鎏金太師少師鎮紙


  子母瑞獅嬉戲,溫情可親,寓民間太師少師之意。此鎮造型接近寫實,尾大如帚,四臂火焰紋,小獅如獅如螭,與黃玄龍《竹器——嘉定竹刻海外遺珍》蒼龍教子竹書鎮情形頗為相類,應為晚明之物。


4.jpg

銅鎏金太師少師鎮紙


5.jpg

清 銅鎏金海水瑞獸紋筆筒


  明尚火德,清尚水德,其在朝代更替之初器物上多有表現。


  明初瑞鎮四臂多火焰紋,清初多海八怪。清代銅鎮等類似器物鮮見火焰紋。


  宣銅鎮紙的制作清初之后明顯式微,無論工藝水準與審美意趣皆遠不及明代。唯清初的壽山石雕于此得到了很好的繼承,呈現出新的藝術高峰。譬如清初壽山石圓雕大師楊玉璇傳世的田黃鎮紙就隱約看到明代宣銅鎮紙傳承的影子。


  田黃瑞獅紙鎮


  這件田黃紙鎮出于17世紀福建省漳浦縣雕刻大師楊玉璇之手,是《玉璇》款的獅形紙鎮中最大的一件作品,重量超過200克,石質溫潤細膩、雕刻玲瓏細致,是難得一遇的精品。楊玉璇是明末清初首屈一指的工藝美術家,其技藝高超被譽為絕技,曾于康熙初年供奉內廷。


6.jpg

楊玉璇田黃瑞獅紙鎮


  在明代制作的銅鎮中,還有一類是仿前代的泥古之作。如嘉德2013年春季拍賣會 《一案四時春——牧心齋藏文房清供》上的明早期銅鎏金辟邪紙鎮,長6.5cm;高5.6cm。就是一件仿漢魏六朝之作。


7.jpg

銅鎏金辟邪紙鎮


  竊以為,明代文玩是明代文人文化的滲透,是文人與藝人長期交往形成審美情趣上的高度一致,是明代文人優游林下營造書齋文化極致的產物。如何客觀評判明代宣銅鎮紙的歷史人文價值,除了年代和工藝以外,筆者以為還是要“筆墨當隨時代”,側重的是明人自己的時代創作與藝術表達。借用董橋先生《今朝風日好·紫銅羅漢》中的那句比較允當:“那股永恒之美比明代仿高古的銅器動人一百倍:畢竟是明人的創作不是明人復制宋人的《宣和博古圖》。”其實這種端倪不難從更早些的元人朱碧山的身上可以窺見。傳說朱碧山原就是個畫家,因不能與同鄉的吳鎮、盛懋爭勝而改藝治銀,逐成絕響。所制槎杯成為后世達官文人爭相搜求、賦詩題詠的稀世珍玩。特別是晚明,可以說文人文化的高峰。譬如時大彬的紫砂,初看并不精致,卻明韻撲撲,反倒美不可言。后人雖窮極工巧,審美上始終無法超越。


娱网棋牌app